五省区输配电价改革试点落地电价降价空间达55.6亿元

2020-05-03

输配电价改革是电力体制改革和价格机制改革的关键环节,也是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,将有利于强化电网企Υ业自我约束、提高效率、降低成本;有利于电网企业无歧视向所有用户开放,通过竞▊争提高电力市场运行效率,促α进电力供应和需求总量平衡、结构优化——

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、价格司司长施子海3月29日表示,国家发改委日前已批复了云南、贵州、安徽、宁夏、湖北五省(区)电网企业2016年至2018年监管周期的准许收入和输╜配电价水平。参加第一批改革的五省区输配▼电价降价空间达55.6亿元。

输配电价改革是电力体制改革和价格机制改革的关键环节,也是电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。在历经“破冰”“起步”和“扩围”之后,我国输配电价改革有望在2017年实现全覆盖。据介绍,随着第一批输配电改革试点成果的落∏地,我国已初步建立起以电网┍有效资产为基础,保障电网完全运行、满足电力市场需要的独立输配电价机制。

  打破双重垄断

作为全国输配电价改革的“破冰”之地,深圳率先于2015年1月1日启动了新的电价机制,长期以来的电网垄断格局开始打破。在此后的1年多时间里,输配电价改革试点经历数次扩容——按照国۩家发展改革委的部署,今年输配电价改革试点┌将进一步扩大到12个省级电网和1个区域电网,加上此前的5个试点电网,☼该项改革已占据全国电网的半壁江山。

据悉,电力价格改革的总体思路是“管住中间,放开两头”,推进市场化,而输配电价改革正是“┖管├住中间”的关键改革措施。施子海表示☉,输配电价改革的目的,就是转变对电网企业的监管模式,打破电网在&l⇔dquo;买电”和“卖电”两头的“双重垄断”,为电力价格市场化奠定基础。

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巡∝视员张满英说,电价以前的监管方式主要是政府≌核定上网电价和销售电价这种管理办法;输配电价改革启动后,政府定价主要限定在重要的公共事业、公益性服务、网络型垄断这些环节上,而电网正是典『型的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。

“简单地说,№过去电网企业主要通过收取&lsquΩo;卖电’和‘买电’的&ls∕quo;差价’获取利润;改革后,将按照‘准许成本╯╰’+‘合理收益’的原则,收取规范的‘过网费’。&rdqπuo;施子海说。

  终端用户得实惠

“作为全国首批五个试点省区之一,云南输配电价经国家发改委核定已─━从3月15日开始正式实行。”云南省物价局局长郭继先介绍,试点期间,云南电网输配电的整体价格水平与2014年电网企业的购销成本相比核减了30.36亿元,核减比例达到13.4%。

云南输配电价改革的探索,正是全国输配电价改革的一个缩影。张满英表示,输配电价的价格核定是此项改革的关键环节之一,试点地区按照“准许成本Ⅸ+合理收益”的原则,确定相关电网输配电总收入和输配电价水平,再综合电网在3年监管周期◥中的≤新增投资等因素,最终核定出输配电价的价格。经测算,上述5个省区降价空间约55.6亿元。

υ

“这些降价空间全部用于降低终端电±力用户用电价格,降低了#企业的用电成本。”张满英表示,输配电价核定之后,电网企业可以无障Ч碍、无歧视地向全社ё-会开放,有利于电к力市场的运行建设和交易,Э为更大范围由市场形成电价创造条件,也有利于促Ы进电力供需在总量上的平衡和结构上的优化。

不仅如此,输配电价改革还转变了电网的监管模式,约束了电网企业的成本。目前,试点地区已建立了以电网有效资产为基础,对输配电收入、成本、价格进行全⊙范围直接监管的新模式。据国家发展改革委价格司统计,通过交叉监审,直接剔除⿵或核减了与∪电网输配电▁▂▃▄无关资产和不๑合〇理成本约160亿元,5个试点省区核减比例平均约16.3%。

  夯实市场化改革基础

电力改革向来被认为是“啃硬骨头的改革”,而输配电价改革的率先破题,将为电力市场化改革进一步Щ夯实基础。对于【下一步输配电价改革如何推进︱︳,施子海表示,目前已经对18个试点电网和省区进行了部署,在全面总结经验和科学评估的基础上,输配电价改革将在2017年实现全国全覆盖。

不过,作为一个重大监管模↕式的转变,各地在改革试点过程中也遇到了不少新问题。“比如投资和电网成本之间的关系问题,投资过大,就会推高电价成本,而投资过低,就可能影响电网的质量和运行的效率。”张满英表示,诸如输配电价管理存在信息不对称、电价交叉补贴如何体现等问题,未来都需要进一步细化。

全新监管模式必然要求监管方式和手段的提升与完善,这也将是输配电改革需要正视的问题之一。“这项改革我们借鉴了经济发Л达国家的一些做法和经验,我们要多学习、多交流、多探索,但重要的一点,是能够让改革信息透明化,便于社会的了解、监督和理解支持,希望能做到&lЗsquo;管细、管好、管到位’。”张满英说。︹︺︻

对于像云南这样┎已经正式实施输配电价新体制的省份而言,加强电力市场建设,推动电力市场化交易,通过市场行为逐步扩大市场形成电力价格的范围,将是它们要面对的新命题。“说到底,电力市☎场建设到哪里,电价就放开到哪里,开展试点的地方要按照这个目标要求来做。”张@满英说。(记者 顾 阳)

相关文章